女配往然修仙记第一百二十

女配往然修仙记 第一百二十

“哎,如今的局势我怎么越发看不懂了?怎么别人做掌门没有那么多事呢!”付无边苦着张脸向坐在上首的老者诉苦。

“哈哈,你若能看明白才奇怪呢!不过现在的娃娃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呀!若是老夫再年轻个千把岁,这个热闹倒能凑凑。”

听到这话付无边真的急了,这个祖宗真要出去了,恐怕能把天捅了,付无边想想就感觉浑身的皮都抽抽的疼,于是急忙道:“老祖宗,哪些小辈就是爱瞎折腾,你老德高望重的他们那能和你比呀!都是些小打小闹,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育他们,免得打扰到你老的清修。”

付无边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可是见那老者没有说话一副思考的样子倒也没有继续。

“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了,去北海的人回来了吗?”

“没有,魂牌都在,可是却断了联系,其他门派的也是。无极和玄心的人已经把消息带回去了。只是如今正值我派大比却人心惶惶,许多弟子都起了议论,而去最近天门也混入了不少人。时夜也将人派了出去,可是都没有消息,若没有那件事,弟子也不敢来打扰老祖……”

“算了,我这把年纪也是混日子了,你告诉时夜,我会亲自去北海一趟,这件事就不用他管了。但是……”

“……自以为是,一个人的命运是不定的,但是若是被书写过的人同时移动APP的竞争也越来越大就一定不可改,我们都是身负刻记之人,这里的所有人都无法逃离,没有人可以改变……”

“这个世界……”

凉寂的话让顾往然惊心,他的话中充满了悲凉,顾往然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或者知道什么,可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他肯定知道的自己多,而且那可能是一些并不美妙的事。

但是顾往然并不想知道,因为那不关她的事,她这个人不圣母,甚至有些薄凉,她只会为自己关心的人付出……

而且她给顾往炎强行改命的事除了和劫天是没有人知道的。可是没想到竟然被西凉寂轻易看出来了。

因为书中玉清浅在书中也强行给他人改命,所以顾往然就起了给顾往炎改命念头,那还是从得到蛋蛋之后才起的念头。

命运的轨迹也许会有所偏差,可是每个人的命运却不可逆转,这才合成整个世界的不可逆性,历史对过去的绝对和绝对掌控性。

顾往炎的命数注定是英年早逝,即使他只是这个世界的一片落叶一颗尘埃,可是都被安排到了既定的归宿。就如同现代的计算机程序,他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个数据,可是当有人将其中的一个数据更改了那么这个程序的结果就是错的,而这与原来的结果不相同,若是想继续运转这这个程序就会有人将其强行改正过来。

但是在这里强行更正的不是哪一个人而是天道。若没有改变世界的力量,那就要任其摆布。

顾往然以前不知道,如今听了西凉寂的话才明白,原来到底是她将这件事看的过于轻巧了,仅仅依靠一张血契是无法改变顾往炎的命运。

……

顾往然只在乎顾往炎的命运,一时之间却又十分迷茫,修仙就是逆天改命,可是为何她无论怎么做却还是无法改变自己亲人的结局。

她在天门无为不争,可是却时常被卷入无端的漩涡,难道她真的错了吗……

<保护你们的回忆吧p>“顾往然!”

“你是?”

顾往然警惕地看着这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陌生修士,又看了周遭的环境,这里好像不是她刚才走的那条路,而且这个地方也好像不是天门。

而且说实话天门中叫的上名号的人顾往然几乎都“了解”,可真正见到的却没有几个。现在又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难免有些紧张。

而且这人并不像是天门的人。这人也如同大多修士一般穿着一身白色的道袍,面容也不是十分英俊可是却是十分温和无害,而且不知是顾往然的错觉还是什么,她总感觉这个人很缥缈,明明离得很近,他又那样高大,可是却无法看清他,很模糊,仿佛下一秒就能忘记这个人。

顾往然似乎都无法感觉到他的存在,如果他不出声,可是他又感觉不到任何恶意。

她们就这样对视着,顾往然看不懂他眼中那样复杂的神色,那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可是看的却好像不是她!

她还是时刻保持着警惕与防备。特别是现在!

那人看了顾往然许久,眼睛就那样直视这她,也没有任何言语。

那只是那样温和地笑着,看了许久才轻轻抬起手,宽大的衣袖无风自动,她只是在顾往然眼前一扫,又说道:“跟我来!”

“啊!”

不是身体,顾往然感觉那人将她的灵魂都带了出来,不是她要跟着,而是有一种力量让她不得不往前走,她此时就像一根浮萍,很轻很轻的浮萍。

不知过了多久那人才停下,看着顾往然说道:“这里,还记得吗?”

顾往然现在完全处于蒙圈的状态,不过还是很认真地看着周遭的景物,这里蒙蒙沌沌,根本看不清啊,这让她怎么回答,不过倒挺像她前世死后暂居的那个地方,不过应该不是哪里!

“我只能带你来这里,再远便不是我能力所达了,你看不见是因为你修为浅薄。我要走了,以后若是要来便全靠你自己了。”

那人见顾往然迷茫的神色,叹息了一声又道:“轮回果真是最消磨人的利器”

那人不说话时只是静静地看着顾往然,顾往然觉不出悲喜,也看不出苦乐,更不知道这个人的想法,可是顾往然却感觉这人似乎是将她的灵魂都透析了一遍,不止一遍,而是一遍又一遍。

他是在确定什么,那人许是看出了顾往然的防备之心许久过后像是微微叹了口气才道:“你不要担心,嗯,我对你是没有恶意的。”

见顾往然不为所动便又开口道:“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嗯,你应该是不认识我的,可是我认识你!很久以前,我听人说过你,我在这里等了好久,现在你终于来了?”

他的语速都很慢,没有任何起伏于情绪变化,声音也很好听,似乎是在斟酌如何向顾往然说什么,眉头会不自觉地轻,而且说话的时候也会注意着顾往然的表情,也给人一种受尊重的感觉。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可是顾往然却感觉这个人很熟悉自己,而且还等了自己很久。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对这个人没有一点映像,顾往然不知道他的姓名!而且就算知道也怕不是真名字,怕是这张脸都是假的,何况顾往然根本看不到这个人的修为。

顾往然十分恭谨地向那人做了一个道礼才开口道:

“请恕弟子笨拙,不识真人真号,不知真人叫弟子有何吩咐?”

“嗯!真人?”

那人听了顾往然的话,眉头又是一皱,又思考好久才又说道:“吩咐倒是没有,只是有人托我如果见到你就交付一件东西给你,嗯,是你认识的人!”

十分自谦,言语中也都是用“我”来代称自己,如此态度让顾往然更加警惕,对这个人的目的与身份更加迷茫了。

而且他在说“是你认识的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特别奇怪,看着顾往然的眼神中带着她看不懂的东西,像是尊敬又带有遗憾??

听到有人推他给自己东西顾往然更加谦卑又小心道:“不知是哪位真人托真人,弟子虽道术低微,修为不济,但也应亲自向答谢,何况,弟子也斗胆问真人可知是何物??”

“你很好,不要妄自菲薄,修仙一途虽是先资,但是不是暂时走在前面的人就能走到最后的,正如雾里看花,镜中水月,许多事眼见的不一定的是真的,你无需担心,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你们会见面的。你一直很努力,他会明白的。”

似乎只要提到那人他的眼睛就会特别明亮,这人顾往然不得不怀疑给她东西的人是不是个女人!

而且说的话都是似是而非顾往然根本就听不明白。

顾往然严重怀疑这个人是认错人了,嗯,一定是找错人了。

那人冲顾往然温和一笑,却顾往然看着他的笑容却不知他已经移身到了顾往然的面前,等她发现之时却想后退却发现自己的身无法动弹。

“你要做什么?”

好在还能说话,顾往然睁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出声质问。

这就是实力的悬殊,尽管早有防备,可是在他们面前还是那么不堪一击。

好在那人只是走到她的面前便停住了,只见她将手轻轻抬起停留在往然的眉心之处,他那泛着黑金色光的中指便直直点入了顾往然的眉心。

顾往然只感觉眉心一痛,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其他便听他说道:“你们终究会见面的,在此之前找回你遗失的东西,离开界空,顾往然你的路还有很……”(未完待续。)

心绞痛怎么查
心脏搭桥症状
右侧颈动脉斑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