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长城的隐患

绿色长城的隐患

( 杨刚 报道)退耕还林是我国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决策,2000年,我省在张家口、承德两市的坝上地区开始了退耕还林单位试点工作,2002年,退耕还林工程在全省范围内推广实施。如今这项工程在我省已开展了近十年,目前完成退耕还林947万亩,成千万亩的人工林地宛如一道“绿色长城”横跨在燕赵大地,涵养水源,控制风沙,改善了生态环境。然而,在这些成绩的背后却隐藏了着忧患。

村民们说,成活率也就一半吧,村民们都不愿种树了,还不如种菜,没人管树了年轻的都打工了。这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叫作坡子村,位于我省承德市围场县。2004年,县里动员村民“响应政策”退耕还林,承诺每亩地退耕之后,国家每年提供160元现金补助,而且一补就是8年。这一消息在村子传开后,全村120多户村民纷纷抢着报名,和村委会签协议,共计退耕800多亩地。

围场坡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子村村民们说,开始大家都很愿意退耕还林,他们这三十多户退了450多亩地。如今,六年过去了,当年栽下的树苗现在长势如何呢?

来到当年种树苗的地方,看到了大面积的树林、荒山、枯树、树桩。还有一位看着树林的老农。问:这是你退耕还林地?回答说,是,17亩。那现在树木的成活率有多少?这位村民说,好的一半一半吧,然后蹲下手指一棵死树,这棵活不了了,被牲口祸害了,现在没人愿意管。

他是围场县坡子村村民,他叫孙尚友,2004年他把自家的17亩地全部种上了树非公企业青年占企业从业青年的68%。,但是从2005年至今,他已有5年时间没有打理过这片林地了。这其中原因何在呢?孙尚友说,就第一年给了补助160块钱,之后再也没给过。

承诺不落实,补助款不到位,这在围场县坡子村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一位村民说,就发了一年补助

,他们为了生活只好打工去,头两年还补种树苗到后来一直没给他们发钱,哪还有钱再补种啊?

不给退耕补助款,村民们没心气了,也没人再认真管理树木,几年下来退耕还林的树苗不是被牲畜践踏,就是因为天灾虫害大量死亡,甚至还有一些农户又偷偷地开始复耕了。一位村民指远处摇到地里说,你们看人家那边都是开成地了,种庄稼了。那么坡子村的退耕补助款为什么一直没有发放呢?

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林业局局长付云林说,他们百姓土地归属有纠纷,补助款一直没发放。对于这位局长的说法,围场县坡子村的村民们都直接予以否认。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坡子村前任村长柳志说,大家都有退耕还林证,那上面都有各家退耕的亩数。一位村民说,他家的17亩 设计人员都是镇里的。

根据《退耕还林条例》第40条规定:退耕土地还林后,在规定的补助期限内,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及时向持有验收合格证明的退耕还林者一次付清该年度生活补助款。第44条规定:退耕还林资金实行专户存储、专款专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挤占、截留、挪用和克扣。

如今这上面不发补助款,坡子村的村民们都在埋怨,都在观望和等待。可这样的等待,却让一个好端端的退耕还林工程,在围场县坡子村最终毁于一旦。这样的伤痛,不仅仅存在于承德围场县的坡子村。

长期以来,张家口沽源县白土夭乡的部分地区由于过渡放牧、滥垦滥伐等原因,植被破坏严重。为改变这种现象,我省一开始就把这里确定为退耕还林工程的首批试点地区。2001年有3.3万亩地实现了退耕还林。可是好景不长,到2006年,一些刚刚成长起来的树木不是被人偷偷砍伐了,就大量病死。

白土夭乡的芦草村村民说,林间一棵死去的树木,问:这树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呢?回答说,06年吧,那个时候都没人管了,很多树都那个时候死了或被砍了。在这里,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在目之所及的范围内大约每十棵树木中,就有一棵被人砍伐。而且这些树木被破坏的时间,基本集中在2006年。这其中又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呢?

2006年1月1日必将是一个被中国亿万农民所牢记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在我国延续两千多年的农业税宣告终结。当喜讯传到沽源这个蔬菜种植大县时,菜农们倍受鼓舞。石晶,沽源县白土夭乡梁西村菜农,取消农业税之后,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惠农政策确实让他得到不少实惠。

石晶说,一亩地就能有个两千左右的收入吧,党和国家的政策好啊,不仅不要农业税啥的 还给补贴。然而相比之下,石晶的邻居李茂录就没有这么幸运,2000年的时候,李茂录就将自家的四十多亩地全部退耕种树,是村里的退耕大户。从2006年农业税取消至今,他的退耕林地并没有得到多大收益。

李茂录说,他现在一亩地就补助90块钱,他这四十亩地才是人家的一亩地的收入,他现在都想复耕,种菜去了。为了贴补生计,如今李茂录常年在外打工,根本没有时间再对林木进行看护,其实在白土夭乡像李茂录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

沽源县白土夭乡梁西村村民说,现在人家种粮食的各种补贴,比他们领的补助款一点都不少,再加上人家地里庄稼每年的收益,那可比他们多多了。

目前,退耕还林工程涉及全省11个设区市300万农户,850万退耕农民。应该说,这些人是退耕还林工作的主力军。可如今收益上的巨大差距,让部分退耕农户的思想上出现了波动,对林木疏于管理,甚至放任自流。取消农业税并没有给退耕农户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正是这种主要原因导致2006年沽源县白土夭乡的退耕还林树木惨遭破坏。

沽源县林业局副局长李秀忠说,现在退耕还林的补偿还不如,旱地的收入多,他们要安抚退耕农户,工作难度很大。河北省林业局退耕还林工程办公室主任姚清亮说,如今国家一系列惠农政策的出台,不断地抵消着他们退耕还林的政策优势,退耕户思想波动不小,这将是他们今后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重要课题。

为进一步提高退耕农户的积极性,2007年8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完善退耕还林政策的通知,生态林在原来补助期为8年的基础上,再限延长一轮补助,只是补助金额由原来的每亩每年160元降低为90元。国家这“一增一减”原本是给彷徨中的退耕农户吃上“定心丸”,但是这项政策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

白土夭乡的芦草村村民们说,补偿太低了,他们现在心里还没底,要不都出去挣钱去了 复耕算了 )

解说:根据相关资料显示,今后十年我国还将在退耕还林工程中继续投入2000多亿元人民币。我省也初步规划,“十二五”期间还将新增退耕还林735万亩。做好这项利国利民的工程,从国家到地方,各级政府部门都可以说是踌躇满志。那么在现有基础上,如何再次调动起退耕农户的积极性,是亟待破解的一道难题。

专家说,应尽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通过建立生态补偿机制来保障生态建设有稳定的资金渠道,退耕还林补助比照粮价,实行浮动补贴机制。如果农户不退耕还林,他们就会从粮价上涨中获取多余的收益,而且由于粮食实行保护价收购政策,即使粮价下跌,农户种粮也不会形成太大的风险互联转型呈现出了两大特点:第一、转型的必然性。退耕还林补贴盯住粮价,这与退耕还林政策的初衷是一致的,即“粮食换生态”。

“国家要生态,农户要钱粮”,国家和农户两者之间的利益目标看似不相同,却实则统一。退耕还林后,只要相应的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及时跟上,才能够调动农户的积极性,夯实退耕还林的基础。反之如果达不到国家目标与农户目标的统一兼容,农户自然就会在退耕和复耕之间来回“翻饼”。 过去曾为生态环境的恶化付出了代价,今后在改善生态环境中如果不重视其中的隐患,是否还要会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呢?

老年病内科
肺癌
赤峰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药企动态
健脾胃小孩吃什么健脾
小孩子不爱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