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道长第一百四十六章混战营养

洪荒之道长确定了扩张军备和全球反恐两大战略 第一百四十六章 混战

诗曰:

玄门久炼紫真宫,暴虐无端性更残。

五厌贪痴成恶孽,三花善果属欺谩。

纣王帝业桑林晚,周武军威瑞雪寒。

堪叹马元成佛去,西岐犹自怯心剜。

话说黄飞虎大战殷洪,二骑交锋,枪戟上下,来往相交,约有二十回合。

黄飞虎枪法如风驰电掣,往来如飞,抢入怀中。

殷洪招架不住。

只见庞弘走马来助;这壁厢黄天禄纵马摇枪,敌住庞弘。

刘甫舞刀飞来;黄天爵也来接住厮杀。

苟章见众将助战,也冲杀过来;

黄天祥年方十四岁,大呼曰:“少待!吾来!”枪马抢出,大战苟章。

毕环走马,使鐧杀来。

黄天化举双锤接住。

在看殷洪敌不住黄飞虎,把戟一掩就走。

黄飞虎赶来。

殷洪取出阴阳镜,把白光一愰。

黄飞虎滚下骑来。早被郑伦杀出阵前,把黄飞虎抢将过去了。

黄天化见父亲坠骑,弃了毕环,赶来救父。

殷洪见黄天化坐的是玉麒麟,知是道德之士,恐被他所算,忙取出镜子,如前一愰。

黄天化跌下鞍鞽,也被擒了。

苟章欺黄天祥年幼,不以为意,被天祥一枪,正中左腿,败回行营。

殷洪一阵擒二将,掌得胜鼓回营。

且说黄家父子五人出城,到擒了两个去,止剩三个回来,进相府泣报子牙。

子牙大惊,问其原故。

诸位将领就吧殷洪“镜子一愰,即便拿人”的事情诉了一遍。

子牙不悦头疼不表。

只见殷洪回至营中,令:“把擒来二将抬来。”殷洪卖弄他的道术,把镜子取出来,用红的半边一愰。

黄家父子睁开二目,见身上已被绳索絪住;及推至帐前,黄天化只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黄飞虎曰:“你不是二殿下?”

殷洪喝曰:“你怎见得我不是?”

黄飞虎曰:“你既是二殿下,你岂不认得我武成王黄飞虎?当年你可记得我在十里亭前放你,午门前救你?”

殷洪听罢:“呀”的一声:“你原来就是大恩人黄将军!”殷洪忙下帐,亲解其缚;又令放了黄天化。

殷洪曰:“你为何降周?”

飞虎欠身打躬曰:“殿下在上:臣愧不可言。纣王无道,因欺臣妻,故弃暗投明,归投周主。况今三分天下,有二归周;天下八百诸侯无不臣服。”

殷洪笑曰:“黄将军昔日救吾兄弟二命,今日理当报之。今放过一番,二次擒之,当正国法。”

叫左右:“取衣甲还他。”

殷洪曰:“黄将军,昔日其简便独特的风格之恩吾已报过了;以后并无他说。再有相逢,幸为留意,毋得自遗伊戚!”

黄飞虎感谢出营。正是:

昔日施恩今报德,从来万载不生尘。

且说殷洪放回黄家父子,回至城下,放进城来,到相府谒见子牙。

子牙大悦;间其故:“将军被获,怎能得复脱此厄?”

黄飞虎把上件事说了一遍。

子牙大喜:“正所谓天相吉人。”

话说郑伦见放了黄家父子,心中不悦,对殷洪曰:“殿下,这番再擒来,切不可轻易处治。他前番被臣擒来,彼又私自逃回。这次切宜斟酌。”殿

下曰:“他救我,我理当报他。料他也走不出吾之手。”

次日,殷洪领众将来城下,坐名请子牙答话。

探马报入相府。子牙对诸门人曰:“今日会殷洪,须是看他怎样个镜子。”

传令:“排队伍。”炮声响亮,旗旛招展出城,对子马各分左右,诸门人雁翅排开。

殷洪在马上把画戟指定,言曰:“姜尚为何造反?你也曾为商臣,一旦辜恩,情殊可恨!”

“怕被他们发现了扯皮”。

子牙欠身曰:“殿下此言差矣!为君者上行而下效,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其所令反其所好,民孰肯信之!纣王无道,民愁天怨,天下皆与为雠,天下共叛之,岂西周故逆王命哉。今天下归周,天下共信之,殿下又何必逆天强为,恐有后悔!”

殷洪大喝曰:“谁与我把姜尚擒了?”左队内庞弘大叱一声,走马滚临阵前,用两条银装鐧冲杀过来。

哪咤登风火轮,摇枪战住。刘甫出马来战;又有黄天化接住厮杀。

毕环助战;又有杨戬拦住厮杀。

怎见得这场恶杀:

扑咚咚陈皮鼓响,血沥沥旗磨朱砂。

槟榔马上叫活拿,便把人参捉下。

暗里防风鬼箭,乌头便撞飞抓。

好杀!

只杀得附子染黄沙,都为那地黄天子驾。

话说两家锣鸣鼓响,惊天动地,喊杀之声,地沸天翻。

且说子牙同殷洪未及三四合,祭打神鞭来打殷洪。不知殷洪内衬紫绶仙衣,此鞭打在身上,只当不知。

子牙忙收了打神鞭。哪咤战住庞弘,忙祭起乾坤圈,一圈将庞弘打下马去,复胁下一枪·刺死。

殷洪见刺杀庞弘,大叫曰:“好匹夫!伤吾大将!”弃了子牙,忙来战哪咤。

戟枪并举,杀在虎穴。

在说杨戬战毕环,未及数合,杨戬放出哮天犬,将毕环咬了一口,毕环负疼,把头一缩,凑手不及,被杨戬复上一刀,可怜死于非命。二人俱进封神台去了。

殷洪战住哪咤,忙取阴阳境照着哪咤一愰。他不知哪咤乃莲花化身,不系精血之体,怎愰的他死?

殷洪连愰数愰,全无应验。也是着忙,只得又战。

如今负责Xbox的全部开发工作。Kinect已经不再与Xbox One捆绑销售

彼时杨戬看见殷洪拿着阴阳镜,慌忙对子牙曰:“师叔快退后!殷洪拿的是阴阳镜。方才弟子见打神鞭虽打殷洪,不曾着重,此必有暗宝护身。如今又将此宝来愰哪咤,幸哪咤非血肉之躯,自是无恙。”

子牙听说,忙命邓婵玉暗助哪咤一石,以襄成功。

婵玉听说,把马一纵,将五光石掌在手上,望殷洪打来。正是:

发手石来真可羡,殷洪怎免面皮青。

长春好医院妇科
福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太原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